Is China on your digital innovation radar

Is China on your digital innovation radar
 

18 八月 2017

一提到中国,您是立即想到数字化创新? 还是仅仅想到生产低成本商品的庞大经济体?

在西方,我们常常对有关中国的“滞后思维”感到内疚。我们今天对中国的看法受到5年或10年前我们对中国印象的影响。第一次访问中国的人,这种滞后的看法是显而易见的。不管他们读过或在电视上看到过什么,他们所经历的中国总是比他们想象的更为先进并且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对于经常访问这个国家的人来说,要想真正理解不断迅速变化的形势也是很难的。即使15年来大部分时间住在这里,我仍然常常对中国的发展规模和速度感到惊讶。 

我们难以跟上中国的飞速变革和现代化并不奇怪。不过,新西兰企业需要更多关注的一个领域是数字世界。

科技领域和其他领先企业的注意力历来集中在硅谷,为的是了解最新创新成果–然而,一场注定引起轩然大波的创新革命正在中国发生。阅读最近麦肯锡发布的报告《中国数字经济:全球领先力量》时,我回想起这场革命,重要的是考虑报告提出的一些要点。

与我的经历相似,文章以这句话开头:

“中国数字化程度已经超过许多观察人士预期,并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里站在世界前沿。”

报告接下来就中国目前的状况提出以下几点看法:

  • 中国在虚拟现实、自动驾驶汽车、3-D打印、机器人、无人机和人工智能等主要数字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额位居世界前三。
  • 中国占全球电子商务交易市场总额的40%以上 (而且我们知道,2016年中国实物商品网上交易量几乎占零售量的13%)。
  • 中国移动支付交易总额是美国的11倍以上。
  • 中国‘独角兽’企业 (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 占全球这类企业总价值的43%。

其他数字化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的例子包括中国截至2017年网络游戏玩家超过5亿,虚拟设备、游戏升级和游戏时间的花费已超过200亿新西兰元。在饮食服务业,仅领先送餐公司之一美团每天提供的订餐量就达到近1,200万份。

这些数据应该足以动摇我们关于数字中国的任何模糊看法,但让我真正震惊的是麦肯锡报告指出:“数字化在中国有着极大上升空间......”。

麦肯锡认为,中国数字化经济的持续增长不仅受到巨大市场规模的驱动,而且中国二十多岁年轻人采用新技术的热情也将为此提供支撑。例如,中国互联网用户占移动数字支付的68%,而美国用户只占15%。

报告指出的其他因素还包括‘BAT’影响力–中国数字巨头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的统称–正在建立数字生态系统并在数字世界中占据主导地位。这几家公司的业务还超出人们通常可以想象的空间。例如,阿里巴巴和腾讯投资中国的优步滴滴。现在,滴滴每天运送人次超过1,500万。而阿里巴巴 (Ofo) 和腾讯 (摩拜) 两家公司则投资共享单车–两家公司共享单车日均骑行率已达4,000万人次。

这几家BAT公司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2016年,他们提供了中国42%的风险资本投资。相比之下,亚马逊、脸书、谷歌和网飞占美国当年此类投资的比例为5%。此外,中国还有很多其他公司投资、创新并走向全球。2014至2016年,中国境外风险资本投资总额达380亿美元。

麦肯锡报告还对中国政府首先给数字玩家实验空间,然后与私营部门一起进行监管的作法给予肯定。这个评论令人特别感兴趣,因为中国政府最近出台一套新的网络安全规定,很多人认为这是给外国企业制造更多障碍,给科技行业国内外玩家带来更大困难。 

这些规定产生的不确定性不是有益的,但实用主义将统治; 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新的规定操作方法,继续推动创新和数字化。

谈到中国总会遇到障碍、挫折和困惑。但是,新西兰企业应该进一步开阔眼界,从关注硅谷转变为了解中国如何成为全球数字经济领域的领导者,这将对他们的企业运营产生怎样的影响,甚至他们可能扮演的角色。

链接报告